【達之「曾」言】曾昭達:香港球員外流秘笈

香港球員外流,必須先自我裝備
陳俊樂已經成為廣州城(前稱廣州富力)其中一位主力中場。
陳俊樂已經成為廣州城(前稱廣州富力)其中一位主力中場。

多年來,曾有不少土生同長的香港球員外流,包括近年於中超、中甲球會落班的陳俊樂、梁諾恆、李毅凱等人。

依照筆者多年觀察,加上綜合多位曾合作的外援球員之評價,普遍香港球員的整體技術水平也相當不俗,其中部份球員的小技巧更屬優秀,但體能、力量、爆發力等方面卻明顯比外地球員輸蝕。過去有不少球迷也發現回流球員的踢法,遠較未曾外流的球員「硬淨」,與這些球員曾接受外地的比港超球隊更具強度、速度的訓練有關,故此本地球員要在外流期間取得成功,其中一個條件便是要適應一系列的高強度訓練。

梁諾恆成功協助浙江隊衝超成功,下季球迷有迷看到浙江隊對廣州城的香港打吡。
梁諾恆成功協助浙江隊衝超成功,下季球迷有望看到浙江隊對廣州城的香港打吡。

其次,若單計技術水平,香港球員多年來可算人才輩出,而他們亦從來不乏外流機會(尤其是來自國內球會的招手),但成行與否往往與取決於其個人選擇;香港球員多半會認為外流並非容易事,但若然他們願意接受出戰二、三線的聯賽,外流機會肯定大增。相比巴西、法國、葡萄牙以至非洲多個向來盛產外流球員的國家,球員更加會著重出場機會的多寡,可見香港與該些國家的球壇文化截然不同。香港球員要外流,必須適應外地球會的高強度訓練,而香港球壇的文化,亦會左右球員是否接受外地球會的邀請。

李毅凱現效力中甲球隊南通支雲。
李毅凱現效力中甲球隊南通支雲。

另一方面,由於亞洲足協規定參加亞洲賽的球會只可註冊3名外援及1名亞援,在港隊水平相對不高的情況下,這些球會的亞援名額,很容易便會落入日本、南韓、中國以至其他亞洲等足球強國的球員身上,大大減少其他國家或地區球員的發展空間;同樣地,若果香港球員要在歐洲球會落班,亦會佔去該球會的外援名額。

若然,香港球員接受外流機會,當地的支援是否足夠極其關鍵。香港球員由青年軍開始至效力球會,以不曾像外國般在球員宿舍居住(在小球會相當普遍)以便在訓練場接受密集式的訓練,若然球員本身的獨立性不足,加上有可能出現語言不通等問題,在缺乏足夠支援的情況下,便會很容易出現思鄉情況。

歐陽耀沖現正於日本球會YSCC橫濱效力。
歐陽耀沖現正於日本球會YSCC橫濱效力。

另一邊廂,由於國內的文化與香港較為接近,加上基本上沒有語言不通的問題,香港球員自然較容易適應(相比與筆者稔熟歐陽耀沖、曾為外流葡萄牙學習葡語,現正於日本球會效力則努力學習日語,明顯需要花更多時間及精神去適應當地的生活)因此,雖然前往國內效力絕非香港球員唯一的出路,但國內聯賽的規模是目前港超難以比擬,稱得上是一個理想舞台。

立志投身外地球會的年青球員,先決條件是接受刻苦的訓練,一開始便不斷在心理、生理上作好外流的準備。以從國內聯賽回流,現於筆者執教的理文效力的徐宏傑為例,此子不但擁有強大的心理質素,在訓練場內認真應付每一分鐘的練習,而訓練場外也有會有規律地控制自己的飲食、作息時間,隨時隨地做好準備迎接機會的來臨,相當值得年青球員借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