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德能私家咪】慕尼黑奧運恐襲50周年 大家可能不知道的事......

慕尼黑奧運會恐佈襲擊50周年
慕尼黑奧運會恐佈襲擊50周年

9月5日是慕尼黑奧運會恐佈襲擊的50周年,這事件可能是香港隊在奧運會引起國際關注的第一次,亦係第一次有電視直播恐襲事件,年輕一輩的朋友,或者從未聽個這故事。

話說1972年9月5日清早,8名「黑色九月 」(Black September) 組織的巴勒斯坦槍手帶備手榴彈、AK-47步槍和手槍等武器潛入選手村,脅持以色列隊的成員,要求交換他們的二百多名在囚同伴,西德政府拒絕就範,在機場突襲營救,結果導致11名以色列運動員和教練以及1名西德特遣隊成員死亡,其中5名槍手亦被擊斃。

這件舉世震驚的事件,巧合地令香港隊牽涉其中,因為事發的三層高宿舍,二、三樓是港隊的大營,而部份以色列隊成員就住在樓上,兩隊是鄰居。據香港代表團副團長楊駿驤提交的報告,當日清早大概5時,房間外傳來槍響,他小心到房外察看,見到兩名槍手踩著一個倒卧血泊的男人,大概在同一時間,港隊射擊選手盧彼德亦已經發現出了事。

德國警察大約在5時45分到達,楊駿驤急急聯絡住在選手村外喜來登酒店的團長沙利士,大約在早上8時左右從團長口中得知阿拉伯槍手的動機和要求,與此同時,又收到香港兩張英文報章的電話,得知槍手將放人期限定在中午12時,情勢看來很危急。這時候,房間在二樓的柔道教練蔡德培原來已經跟槍手有過正面接觸,據他憶述,他和一個年青槍手互道過早晨,槍手還說中國人是朋友,勸他們不要走出房外。

沙利士
沙利士

洛杉機時報 (Los Angeles Times) 兩日後的專題報導亦訪問了盧彼德,據他的憶述:「除了最初的幾輪槍響之外,整日都再沒有槍聲。大概早上11時,我的一位柔道隊隊友由於已經完成比賽,要趕搭飛倫敦的航班,所以他勇敢地走到樓下,槍手簡單地問了一句:『香港?』,他點了點頭,對方就讓他離開。」

身為副團長的楊駿驤亦約在這時收到德國警方的電話,他就向對方表明,有意跟槍手要求讓港隊離開,德國警方的回應是:責任和後果自負。楊駿驤於是隔著門要求跟對方對話,經過一輪面議之後,槍手答應讓港隊成員撤走,楊駿驤於是要求各人都穿起港隊的黃色運動外套作為識認。

大概早上11時半,看來全部成員都已經撤離,但當楊駿驤跟沙利士以及其他隊員在警方封鎖線外集合時,竟然發現游泳教練黃少雄還沒有出來,而本來應該已經離營的蔡德培教練亦仍然留在村內,當時,負責指揮的沙利士得知槍手將殺害人質的期限延至下午5時,兩位團長在徵得警方同意後,再次走入選手村試圖尋找黃少雄,但首先回應的是12號房間的蔡德培,沙利士最後自行登上港隊房間將兩位教練接走,撤離才真正完成,時間大概是當日下午4時30分。

槍手給予警方的限期一再延後,最終警方同意槍手帶同人質到機場飛赴開羅,而營救行動亦在機場展開,遺憾的是結果以流血收場,慕尼黑奧運頓時彌漫一片愁雲慘霧,比賽暫停一日後,國際奧委會決定繼續舉行,以顯示不屈服於恐怖手段,而香港隊算是有驚無險,逃過一難。這屆奧運會香港共派出11位運動員參加5個項目,其中包括現任香港奧委會秘書長王敏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