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七言想說】東奧「揸弗人」快閃國家盃

·4 分鐘文章
余家樂(左二)「快閃」回港協助舉辨國家盃。(Photo credit : 香港單車總會)
余家樂(左二)「快閃」回港協助舉辨國家盃。(Photo credit : 香港單車總會)

已故蘋果教主Steve Jobs曾在美國史丹福大學一次著名演講中這樣說:「你需要找到你所愛的東西,成就大事的唯一方法就是熱愛自己所做的事。」這番說話令筆者想起認識已有30年的好朋友Walter(余家樂)- 國際單車聯盟(UCI)國際裁判,也是東京奧運場地單車賽事「揸弗人」。香港今次舉辦國家盃場地單車賽,Walter特意向東奧組委會請假,百忙之中「快閃」回來幫忙,完全體現他對單車和工作的「愛」!

作為香港疫下首項國際大型賽事,為期四天、採用「安全氣泡」形式的國家盃場地單車賽今日(16日)終於圓滿結束。雖然今次比賽閉門舉行,沒有觀眾,參賽車手人數不足80人,規模及場內氣氛遠遠不及以往的世界盃,不過對於已超過一整年沒有正式比賽的運動員來說,這可是一個期待已久的「盛會」。國家盃由拍板去馬至比賽完結,不足一個月時間,可以成功舉行,堪稱奇蹟,也為其他香港體育項目作出最佳示範,能夠創造今次壯舉,賽會幕後所有工作人員都居功至偉。

國家盃場地單車賽以「安全氣泡」形式舉行。Photo credit : 香港單車總會
國家盃場地單車賽以「安全氣泡」形式舉行。Photo credit : 香港單車總會
余家樂受聘東奧組委會擔任場地單車賽事經理,成為香港第一人。Photo credit : 香港單車總會
余家樂受聘東奧組委會擔任場地單車賽事經理,成為香港第一人。Photo credit : 香港單車總會

說起幕後精英,不得不提余家樂。他早於1991年底由香港手球總會「跳糟」單車總會任職Senior Sports Executive負責行政事務,直至2012年辭職,改以合約形式工作及統籌大型賽事,除了行政人員外,Walter更是UCI國際裁判。2018年,他受聘東奧組委會擔任場地單車賽事經理(Competition Manager),成為香港第一人。

2019年2月,Walter暫別家人和三隻貓,孤身飛赴東京履職。原定計劃離鄉別井只是一年半,沒料因疫情影響,東奧押後一年,合約期延長,工作量大增,近期已忙得天昏地暗。不過香港今次疫下主辦國家盃,一方有難、八方支援,香港單車會急call Walter這根「定海神針」回來坐鎮,出任顧問一職,他亦義不容辭,4月25日完成東奧測試賽,5月9日回到香港,立即加入賽會Bubble Team開工,今天煞科日尚未結束,已急忙趕機飛返東京,接受15天家居隔離期間仍要Work from home,繼續處理奧運籌備工作。

行色匆匆,舟車勞頓,一來一回身心俱疲,究竟為乜?「第一,我想看看一班學生(裁判班)現時辦賽的工作能力和水平;第二,香港比賽首次採Bubble形式,好值得東京奧運借鏡和參考,我可以從中『偷師』;第三,香港單車館自2013年開館以來,每個UCI世界級賽事我都有份參與,當然希望今次都不會缺席。」筆者站在觀眾席傳媒區域(非Bubble區),隔著賽道與Walter用手機通話,依然能感受到他對單車那份熱誠。

余家樂(右二)Photo Credit : 香港單車總會
余家樂(右二)Photo Credit : 香港單車總會
Walter(右)直言香港單車總會行政總監黃志如是舉辦今次國家盃最大功臣。Photo credit : Brian Ching
Walter(右)直言香港單車總會行政總監黃志如(左)是舉辦今次國家盃最大功臣。Photo credit : Brian Ching

作為「辦賽專家」,Walter對於今屆國家盃的評價又如何?「他們投放大量人手和心血在Bubble Plan,防疫工作做得非常嚴謹和完善,競賽方面在諸多制肘的情況下也盡量做到最好,始終在疫情下舉辦國際賽,殊不容易,最大功勞一定是Alex(香港單車總會行政總監黃志如)。我希望透過國家盃的經驗,套用到奧運會當中,令防疫與競賽兩方面的工作取得平衡。」文章見街之時,Walter已經人在機上返日途中,儘管東京奧運前景堪憂,但作為組委會工作人員,他說還是要埋首努力準備,迎接「職場生涯最艱巨挑戰」,冀能關關難過關關過。

最後,問他會否後悔當初接受東奧聘書?「冇喎,有人俾埋錢我學嘢,好難得架!」一直驅使Walter如單車運動員般無悔前行,堅持、堅持,再堅持的,係愛呀!

水哥,加油!

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,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。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,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